高亮

本来存了一篇几千字的生非打算发出来

但是因为上学忙鸽了一段时间,最近又似乎是非常时期

就不打tag了吧,等这段时间过去会发的。我还在。

一直在坑底。

想澜澜了

快十月末了 我还在坑底 我在坑底买了房!

『看什么看,抱枕是我的,人也是我的!』

【2p是加了沙雕少女贴纸 还有我真的不会画画】

没了 今天依旧爱巍澜w

【朱白|龙宇】(R18有车预警!)早餐店小卖部总裁居一龙甜宠可人小娇妻

糙话车,充满了乡村气息……别打我

*彭翟二位老师又出现了

*真的有车


↓↓↓↓↓↓↓↓↓↓

我说有车就是有车←石墨图片版看白白给龙龙热炕头

这车真的糙味十足←微博图片版看龙宇一起在炕上愉快玩耍


我还有很多甜饼,这个坑也会有,不要急~


没啦。

【朱白| 龙宇|RPS】早餐店小卖部总裁居一龙甜宠可人小娇妻(前篇)

*走的是乡村东北大碴子风,真接受不了就别看了

*彭 翟二人出没次数较多,毕竟四个人总要一起打麻将

*这就是个前篇,dirty talk农村炕头黏糊车指日可待

*全是糙汉子

清晨,这龙家村的天儿上刚蒙蒙亮,昨儿夜里让风刮得七零八落的树杈子上飞起来几只家巧,往村僻凉的那一头窜过去了。

“来,瞧一瞧看一看啊,这即使是新婚夫夫也不能不起床做早操吧啊?朱一龙你这早餐店连着小卖铺就该倒闭!该开时候也不开!我还等你早上卖的豆腐脑呢我???”

挂在村儿中间树干子上的那大喇叭就跟在耳边嗡嗡震似的,彭冠英的嚷嚷声变成了电波,一下子给龙家村的所有人都吓醒了。

朱一龙还在炕上躺着呢,这会儿只想着要不干脆趁着机会给彭冠英这孙子捞过来生剥皮做顿人肉灌汤包得了,滋滋冒油那种。

“卧槽,真吵死我了。”

朱一龙这人好忍,就算是天降大运五百万彩票砸他头上了,他也指定是啥也不说。不过他旁边那媳妇儿是真辣,最近正好焦躁期,逮谁骂谁,瞅你个不顺眼就是一拖鞋过去扇你一个原地直接表演芭蕾小天鹅圆舞曲。

白宇扯着大花被往自己头上蒙,一边使劲儿还一边念叨彭冠英就应该跟隔壁翟天临组个队,哪天一起上城里吃顿孜然羊肉,上次去的时候翟天临喝大了,这次再给彭冠英搞一顿就平衡了。

“媳妇儿你是真他妈厉害,我这老腰到现在都嘎巴嘎巴响。你捅的我快上天儿了。赛过活神仙。”

白宇整个一没羞没臊的主,不过朱一龙可不是,就是没羞没臊也得憋心里,闷骚点好,至少闷骚点活好。

朱一龙推了白宇一下。“说什么呢你。”

可能是故作娇羞太过头了,这一下子没给白宇怼墙里去。

果然是不用牛就能自己耕地的男人,一上午过去,那田亩里头都是松松软软的,包您满意。

朱一龙这活真是太好了。

朱一龙和白宇洗了脸刷了牙,喂了鸡喂了猪才绕到后院去抄小道走,上自家早餐店小卖部连锁店去,以免彭冠英饿疯了,再给他们家店砸了,这上有老下没小但中间有个硬(?)汉媳妇儿的,朱一龙都不敢想。要是没了经济来源,估计白宇得给他推出去贡献美色。

朱一龙他俩刚着店,就看见彭冠英邋里邋遢的蹲在自己家店门口,跟个墩子似的往那一杵,左手里筷子一敲,右手里缺了个角的破碗就当啷一响。

“朱先生,今儿行个方便,我没带钱,要赊账。”

朱一龙看都没看他,大长腿一迈轻轻松松跨进店门,掀帘子进去之前还轻飘飘丢下一句。

“给你自个赊这吧你啊。”

彭冠英心里怒骂我敲李lailai的朱一龙,有了媳妇儿翻脸不认兄弟了。

这早餐店不到五分钟功夫便四下里泛起腾腾热气,馋的人胃里馋虫乱窜登,彭冠英也没工夫管什么兄弟情义了,摸了小灵通就给翟天临打电话。

“草,我朱漂亮今儿这店开了,算起来这可是他俩新婚洞房之后第一天开,天临儿你今天要是不来,肯定赶不上看这红火的生意。”

那边翟天临鼻音浓重,语气更沉重,一听就是刚醒。

“彭冠英,我迟早把你打死。”

彭冠英呵呵一乐。

“你早死在孜然羊肉里了。死啦死啦地翟天临。”

“你是不等我用我家平底锅给你咍起来。”

就在这时朱一龙把彭冠英那心水的不加葱多醋多紫菜的豆腐脑端上来了,配一个白瓷小汤匙,彭冠英美滋滋了,懒得再去理翟天临跟他家的平底锅。在美滋滋的期间他不自觉的抬了个头,余光瞟到了早餐店掀着帘子的门里头,正看着锅一脸认真的用大长柄勺子扒拉锅里的豆腐的白宇。

刚剪的小锅盖头,刚刮的还留了点胡茬的下巴,刚见点光的奶色皮肤。

真好看。彭冠英不怕死的想想,但是也就想想。

朱一龙好像后背长了双眼睛,一记眼刀往彭冠英这一飞,彭冠英立马收回蠢蠢欲动,不对,敌不动我动,也不对,其实我不想他动但他还是动了的目光。他龙哥啧吧一声嘴唇儿,趿拉着大红色上头还绣个囍字的拖鞋也回了后厨,握着白宇骨节分明的手就一顿教学,最后看白宇学不会干脆给勺子拿出锅去了,殷勤的给他搬了个小马扎,让他安安分分坐在上面看他贤惠如同贤妻良母的老公现场直播做豆腐脑蒸包子。

唉。彭冠英又摸出小灵通。

“天临啊,你还是别来了。”

“彭冠英我连头都洗了打算好好搓一顿你告诉我别去了?我非得去!”

“不是大哥你洗头干啥,怕你头皮屑掉碗里啊?我这没吃呢,都饱了。”

“你神经病啊。”

彭冠英嘿嘿笑两声,听的对面翟天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刷刷就是往下掉。

“老子吃狗粮吃饱了。”




待续

【巍澜】还不快快拜见皇子大人!


*因为不分章节,都是小片段,后文才会讲述二人的回忆,所以就不标注了,会放在一个合集里,然后打上同名tag

*此篇沈巍19岁,赵云澜10岁。

*有肉会在标题上说明,不喜勿入。

“叩叩。”

吱呀。“小皇子,我进来了。”

赵云澜迷迷瞪瞪的睁开双眼,沈巍模糊的影子从门缝里进来了,用他一贯的从容不迫的姿态推着餐车,银制的餐具碰撞到一起,叮叮当当的响。

“沈巍。”

赵云澜这小不点儿总是喜欢叫沈巍的名字,不管是对沈巍说什么话,每次都要清晰的咀嚼那两个字眼,就好像沈巍这这两个字组合到一起是什么魔法咒语,可以变出来赵云澜最喜欢吃的奶油千层蛋糕一样。

沈巍垂着眼没看他,只把碗盘中规中矩的摆到赵云澜床边特意定做的矮桌上,赵云澜懒得要命,什么事都要叫沈巍去做也就罢了,连动动腿下个楼走到餐厅吃饭都不肯。于是在赵云澜九岁半的时候,沈巍叫人给他定了这张桌子,为此赵云澜开心了整整一个月。

“什么菜啊。”赵云澜哈欠连天的,从眼里挤出几滴眼泪,又踢了踢被子,才从一堆被褥里爬起来,用膝盖支棱着自己“走”到床边,抬了两只脚丫示意沈巍给他穿上拖鞋,“我不想吃黄油和面包。”

沈巍给他套着鞋,动作轻柔,说出来的话也轻飘飘,但话里的事实是残酷的。

“小皇子,今天比昨天好一点,今天除了黄油和面包还有牛油果。”

赵云澜哀嚎一声,像只猝不及防被踩了尾巴的奶猫,沈巍置若罔闻,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来,伸长手臂去够餐刀。

赵云澜可怜巴巴的看着沈巍:“叫后厨做点肉好不好嘛。”

沈巍不说话,但耳朵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蹿红了。

“巍巍。”

沈巍干咳一声,推了推眼镜站起身来。“下不为例。”

赵云澜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嘿嘿笑了两声,笑音在偌大也富丽堂皇的屋子里荡起点心满意足,和缱绻的温情来。

“这是你第几次说的下不为例啦。”

TBC

【巍澜】还不快快拜见皇子大人!(前篇)


*又开坑了,我一定会好好更文的……

*绝对会有肉,稍安勿躁

*养成类

*温油管家巍巍老攻x皮断腿的皇子小澜孩

*年龄差为9岁,不喜勿入

(因为是前文所以很短,后期会一直更一直更,有短有长。)

『正文』

我叫赵云澜,是个可爱的小朋友。我每天都在不知道多少平米的床上醒来,因不要问我到底是多少平米,我算术一点也不好。

我家好像特别大,金灿灿的。对了,我的家在龙城,他们说还有比这城市更大的地方,他们说我爸特别厉害,我爸是国王,一国之王,我是皇子,是要继位的人,很尊贵。

可是继位太讨厌了,他们让我学那么多东西,什么骑马射箭礼节仪态,太让人烦心了,我可不想学。

还是沈巍对我最好。

啊?你问他是谁?

我也不知道,但是他照顾我衣食起居,就跟妻子侍奉男人是一样的。

他长得特别好看,是个大大大大美人儿。

我有好多好多钱,沈巍带我见过我所有的财富,有好多宝箱,金币,珍珠。但是我觉得没有一样长得比沈巍还好看的。

我今年十八岁了,沈巍今年二十七岁。我记得两年之前我趴在沈巍耳朵旁边说我爱他的时候,他生气了,还说等十八岁要送我一份大礼。我好期待,沈巍居然还会送我礼物,明明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对我又忽冷忽热的。

但是谁让他长得好看呢,他说了算,他想送礼就送礼,更何况我那么爱他,就算他送我一车牛粪来我也会满心欢喜的接受的。

我就说到这里吧,沈巍在敲我房间的门。

TBC

有人要看这个巍澜吗

↓如题,刚刚想的新脑洞。↓


是个发生在西方国家的故事(大概是英国),看似任劳任怨偶尔头疼实则是个战场上大杀四方的领衔军官沈巍和有正宗王室血统的自1为是皮断腿赵云澜小皇子的各种各样的小甜饼。


要是有人看我就开始写了!


然后这是一个沙雕设定,我不会画画……



『朱白| 龙宇』风雨共济之后,我也在等你

*第一人称视角

*切勿上升真人/ky

我通过了酒店的旋转门,向着里面走。一切光怪陆离都被我远隔在耳外,仿佛就我自己一人是沉默不已的。

这几天我刚刚杀青,还没什么新的活动和消息。我只有在多的大把的闲空里拨弄起吉他的弦来,让它响起熟悉民谣的调子,再时不时的看一眼手机。

我还在等他的消息。

我们自上一次线下约着一起吃鸡后,已有一个月还多些日子未见面了。

他装的可真好,不愧是为人称道的换脸男孩。

是镇魂发布会的时候,还未轮到我们两个上场。我们只是静默的坐在化妆间内工作人员事先为我们备好的椅子上,低头在手机屏幕上划过手指。

那时我已经隔了许久没见到他了。听说他杀青了一部戏,在那个不属于我和他的故事里,他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而我,从不曾参与。

他拍那戏的那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联系。我总是自己反反复复的想,我在他那里到底是算什么呢。

算他流浪途中遇见的煞风景吗。

可又不敢说出口,只怕一语成谶,根本没什么好结局。

像我们这样的人,即使是有幸陪伴着彼此,也会没什么未来的。

该死。

我总在夜里睡不着时点开与他的聊天对话框,输入一串串文字,再悉数删去。如此来来去去的,把自己都折腾的落了个动不动就喜欢熬夜的毛病。

而与他一起的那部网剧镇魂却突然火了,托它的福,此时此刻他就坐在我对面,额头一边软软垂下来的发丝在眼里衬的是千分万分的清晰。

可我却觉得我和他隔着一条银河,他在对着镜头时,表面亲近的唤我“哥哥”,可私下里,还不是什么也不说。

可我就喜欢那种感觉,我总是在他小孩儿一样的行为里寻到心动,连看他的眼神也似乎透露出点什么。自从认识他以后,我的行为似乎就不受我控制了。或许这也是他的魔力。

这化妆间本来就是有些逼仄,再加上气氛莫名的压抑。我忽然想开口,问问他的近况。

莫名的想打破一下我在他眼里“高冷”的形象。

“哎,白宇。”

他受惊了一般的慌忙抬头。眼底却透了沉着出来,和一些我无法描述的情绪遮遮掩掩的藏在后头。

“龙哥,你又帅了。”

“怎么想不起联系我呢。”

这个问题似乎是真的难住了他,他侧过身子去,盯住身后镜子内的他自己。

“抱歉啊哥哥……前几天拍戏忙,就没什么时间陪你。不好意思哈。”

他的头发太长了,或许是造型师搞的鬼。我看不见他的神色,我无法猜测他到底是怎样的想法。

“小白。我真……”

“你不用说,我都知道。”

天知道我做了多少心理建树才叫了小白这两个字,结果被他半途截了胡,还紧急叫停。

我们彼此都清楚,再往下说就是我们两个的禁区。

那个夏日中的温情似乎都被沈巍和赵云澜带走了,也把那个现实里的“赵云澜”带走了。倒是把一个空壳子的我扔在了原地,远远望着越走越远的他。

“好了,”他站起身,拍拍衣服,褶皱瞬间消了去,“一会我会送你糖做补偿的。沈教授。”

我听他衣袂轻微翻动的声音,直到他离开这个房间,我才靠在椅背上缓缓呵出一口气。

然后按亮了手机,给他发了条微信。

我知道他就在门外。

“我等你。”

只有三个字。但却足以表达我的心意。

或许我赌对了,他真的是在外面,真的是在紧攥着手机,把下嘴唇咬出一圈牙印,唇珠都是红的。

可待那次发布会过去那么久了以后,我都从罗马回来了,也没等到他给我回一条信息。我的那句“我等你”孤零零的躺在聊天界面上,翻来覆去的看还是只有那么一条。

而他还带着那条我看似为聊表心意实则是为满足见不得光的一己私欲送的项链,精雕细琢的羽毛丝儿在他的衣领坠下,熠熠发亮。

他还掐着点和我在微博上营业。我简直摸不透他这是在炒作还是为了什么。

小白啊,这叫我如何不想多?

吉他的弦音真够温暖的。我还想唱上几句。

我要,你在我身旁。我要,你为我梳妆。这夜的风儿吹,吹的心痒痒,我的情郎。

我的情郎。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我不想唱下去了,最后一个音还没落,便急急的变了个调。

我不想等了。

我拿过手机,只打了几个字过去。

『朱一龙:我不想等了。』

意料之外的,那边居然秒回了。

『白宇:等我的消息吗?哥哥?/调皮』

『朱一龙:我不想等你找我。我等你一年了。』

我等你一年了,我哪里有沈巍的耐性。

可我对你比起他对赵云澜的爱意来,可一点儿都不缺。

『白宇:哥哥。』

然后他那边安静了许久,我捏着手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我现在等待着他对我的宣判,也等待着命运对我的宣判。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我感到我手心里的冷汗都快浸进手机壳了,那边才慢吞吞的响起个提示音。

『白宇:你在哪。』

我抬头,眼里盛满的是我察觉不到的笑意。

恍若隔世。



后记:

『我时常会想起镇魂里那场我们临场发挥的戏。后来在采访里有记者曾问过当时我是什么感受,我只敷衍的说句我觉得我不能深入去解析这件事情,实际上,我回忆了那个画面不知多少次。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真实的。或许感情,或许生命,或许我们每一个人。有时候深夜里因为着人世而痛哭流涕,在当时也仅仅只是记得,某天正好的月光,他脸上无意间掠过的重重光影,恰好和此情此景融在了一起。像在日本东京塔尖上绽放的几朵花火,看了美景,却还觉得不够,贪婪着想要更多的妄念。

就像是入夜的天空中渐深的墨色,摇摇晃晃开着的出租车,老旧的空调,他姣好的眉睫,泛红的眼眶以及故意扮演的有着十分疲累神色的眼瞳。

说到他的眼睛,他那眸子里确乎是有着烟烟霞霞,桃花夭夭的。说的天花乱坠,可也确实如此。他的眼睛你看一眼就会想再去看第二眼,那里头泛着的流光,许多人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了见过的机会。

他将额发连着脑袋一齐轻柔的搁在你肩头,你再三推过而无奈,只得用自己的手掌尽可能的去扶住他的发顶,防着这要人命的车子又颠簸了,让既有醉意也有睡意的他有个什么冷不丁的惊起。

只有这样的生活,似乎才值得冗长。

彼此间没有言语,可也都清楚,难舍难分的两颗心脏间的距离。好像同着对方赌气般的努力的拼命的去选择不在乎对方,却还是悲切的发现自己动了心。

没人知道什么是感情。

这一生太过短暂,我们最终都会失去。那就不妨大胆一些,爱一个人,攀一座山,追一场梦。

 

现在不求别的,只追求如此以往的现在能一直继续下去,再也不想分开。  

——摘自 朱一龙 日记”。』

END.